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本文已阅览次数:
 
走出山寨的土家族
文/王 英 荣 蓉 图/张家界土家风情园 西兰卡普土家织艺坊

歌舞升平 土家民俗

  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的水路九连环,这里的山歌排对排,这里的山歌串对串,这里的山路十八弯,弯出了土家人的金银寨、九连环,连出了土家人的珠宝滩……

  早在2000多年前,在湘鄂渝黔边居住着一个古老而又神秘的民族,他们自称“毕卡兹”,意味“土生土长的人”,由古代巴人经过长期发展而来的。西汉时,被称为“武陵蛮”、“澧中蛮”、“溇中蛮”、“零阳蛮”中的向、田、覃等姓首领的活动已载入史册。三国时“武陵蛮”又被称为“五溪蛮”。宋代以后,为了区别其他少数民族,则把这一代的少数民族称为“土丁”、“土民”等,这些称呼的出现,标志着土家族这一人们共同体已初步形成。新中国成立以后,根据这里人民的意愿被正式定名为土家族。他们崇尚巫俗,也经受了一定的儒学洗礼,创造了堪为瑰丽的民族文化。可千百年来,他们就像深谷幽兰一样自开自败,不为外人知。这些深厚的人文意蕴与武陵山区绝妙的自然风光浑为一体,令人不仅会想起那篇千古流传的《桃花源记》,还会情不自禁地像那位郡太守一样欲欣然前往“问津”。
  土家族现有人口570多万,仅次于壮、满、回、苗、维、彝,在少数民族中人口居第七。著名风景区武陵源、长江三峡、梵净山、猛洞河等均是土家族人活动的主要区域。到这些景区旅游观光,不仅可以饱览神奇秀美的原始自然风光,更可尽情领略浓郁醇厚的民族风情。
  土家族有自己的语言,但无文字,早期的文学作品是通过口耳相传传承下来的,文人文学也是用汉语记录下来的。在远古时代,土家先民也和其他民族一样,创造了本民族的创世纪史诗《摆手歌》等。文人文学在中国文学史上也占有一席之地,唐朝刘禹锡所创作的竹枝词就是从土家地区建平郡民歌中得来的,此后在中国文学史上才出现了竹枝词曲牌。而土家人由于与汉族杂居后,汉族语言逐渐成为各民族间共同的交际工具。现在除少数地方外,土家族语言已逐渐消失。土家族语言,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语支的归属尚未确定。现在士家语仅在来风卯洞区的河东乡,宣恩沙道沟的苦溪、鹤峰太平区的马头村等地还有残存。

  土家族的经济以农业为主,主要农作物有水稻、粟类和豆类。主食大米、玉米,喜欢酸辣菜肴,喜欢饮酒。在经济、文化的发展上受汉族影响较多,但也保留有自己的特点。湘西的“金色桐油”,鄂西的“坝漆”,都是饮誉中外的名产。服饰的民族特点已不太明显。只有高山区的少数妇女还穿着左衽大襟衣,衣襟、领缘、袖口等处镶有花边,头缠二三米长墨青色丝帕或布帕等。住房多为干栏式的吊脚楼。
  土家族的文化艺术绚丽多姿。如诗歌内容丰富,形式多样;民间音乐品种繁多,声乐有劳动号子、山歌、梯玛神歌;器乐有打击乐、吹奏乐等。“打溜子”被誉为“土家族的交响乐”;戏剧有茅古斯、阴花歌、傩堂戏、南戏、酉戏等多种。其中傩堂戏被戏界称为“中国戏剧的活化石”。土家族的传统舞蹈有摆手舞、跳丧鼓、八宝铜铃舞、跳马舞、八幅罗裙舞、玩耍耍、秀山花灯等。其中摆手舞影响最广,是土家族人民喜闻乐见的传统歌舞形式。
  “打溜子”又称“打家伙”、“打家业”等。是盛行于湘西北土家族地区的一种古老的民族打击乐,是民间器乐作品表演中的一支奇葩乐器。由马锣、土锣、头钹、二钹组成。一般多由3至4人合奏演出,故有“三人溜子”、“四人溜子”之分。如果是“五人溜子”的话,需增配一只唢呐,将吹打结合,更能增添喜庆、欢乐的气氛。“打溜子”曲目繁多,内容丰富。既有婚嫁专用曲牌,也有适合年节和摆手节等多种场合的通用曲牌。曲牌不同,锣、钹的打法也就不一样。打溜子风格古朴,节奏鲜明,旋律优美,曲调多变,被称为“土家族的交响乐”。这绝妙的音乐曾经轰动了纽约城,回响在波兰华沙的上空,世界银行官员及36美国、日本民族问题专家到此看了以后称道“这真是中国的一绝!”,深受国际友人的青睐。2002年5月6日,日本放送协会教育部谭盾摄制组一行6人不远千里,来到土家族地区观摩、拍摄土家人表演的土家镏子《金鸡展翅》。“打溜子”的表演,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得到了中国第一位奥斯卡音乐奖获得者、湘籍音乐家谭盾先生的赏识。并先后在中央电视台、湖南卫视、日本国电视台播放。

  “茅古斯”是土家族纪念祖先开拓荒野、捕鱼狩猎等创世业绩的一种原始戏剧形式。流行于湘西永顺、龙山、古丈等土家族地区。茅古斯虽然还不是成熟的戏剧形式,但已有模拟远古先民劳动和生活的故事情节,并通过舞蹈、道白来表达内容。通常由15人表演。表演者头戴尖顶齐脖茅草帽,头扎草辫,全身皆用稻草包扎,象征全身都长着毛的先民。演出时,有简单布景,由一人领舞出场,茅古斯数人尾随欢跳,抖动全身稻草,摇晃头上草辫,以变嗓对话歌唱。表演内容有刀耕火种、围猎、捕鱼、接新娘、先生教书、甩火把等。茅古斯表演从形式到内容,都别具一格。演出自始至终讲土话、唱土歌,但以对白为主体,观众也可答话插白。演员或歌或舞,或蹦蹦跳跳、翻跟斗、做游戏。或碎步进退,曲膝抖身,左跳右摆,摇头耸肩,全都是模仿古人粗犷的憨态。形态滑稽,诙谐有趣。
  “摆手”,土家语称为“舍巴”。原为“男女齐集歌舞,祓除不祥”的带有原始宗教性质的集体舞蹈,是“土家年”节日中最富民族特色的歌舞。过去多在农历正月初六至十五日晚餐之后举行。届时,人们聚集摆手堂前,先举行祭祀仪式,然后敲锣打鼓,鸣放鞭炮,众人围圈而舞,尽情欢跳。具体方式,人数不限。由一人在圈中司鼓鸣锣,男女舞众围成圆圈,随鼓点进退,变换舞姿。一般手与脚成顺向同时动作,两人一组,面面相对,踢踏摆手,翩跹进退,扭腰旋转,矫健有力。套式和内容多种多样。每舞一周或数周换一套程式,表现征战、狩猎、劳动和日常生活等不同内容。摆手舞形式虽然简朴,但舞姿优美,动作矫健,气氛欢快热烈,因此一直深受土家族人民的喜爱。如果你到湖南省风景如画的张家界风景区观光,又恰逢春节到达土家族聚居的村寨,一定会被有上万人参加的“摆手舞”的壮观场面所吸引。
  土家族的傩堂戏,也称坛戏,是一种古老的戏剧,被戏剧界称为“中国戏剧的活化石”,在土家地区非常盛行。傩者既是驱逐除却之意,它既是一种古老的宗教活动,又是一种包含有文学、舞蹈、音乐、雕刻、绘画及戏剧等多种文化因素的古老艺术活动。傩堂戏最突出的特征是戴面具。面具又称脸壳或脸子,多用白杨木、柳木雕制。造型略小于人面,演出时用其罩脸,用麻绳拴于脑后,演员从眼孔缝隙外视。演出时锣鼓伴奏,边表演边说唱,通台演出妙趣横生,逗人开心,在捧腹大笑之余,观众对各种伦理道德及各种审美情趣加以回味、领悟,给人以精神享受。

  土家人喜欢唱山歌。土家的山歌也是荆楚文化的一大特色。“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的水路九连环,这里的山歌排对排,这里的山歌串对串,这里的山路十八弯,弯出了土家人的金银寨、九连环,连出了土家人的珠宝滩……”当代荆楚歌星李琼就唱红了土家人的《山路十八弯》。《山峡,我的家乡》、《龙调船》、《纤夫的爱》等土家族题材的音乐作品,早已家喻户晓。无论走在祖国的什么地方,都可以听到这些熟悉的旋律,它们普及之快,流传之广,是连作者自己都始料不及的。《龙船调》更是一首脍炙人口的土家族民歌。1957年,利川农民歌手王国盛、张顺堂参加全国音乐舞蹈汇演,首次将该歌曲唱到北京。八十年代,该歌曲已被列为世界优秀民歌之一。
  土家族的传统节日有“四月八”、“六月六”和“土家年”等。其中土家年最为隆重,俗称过“赶年”。
  所谓“赶年”,就是“往前赶一天过年”或“提前过年”,即赶在汉族过年的前一天过年。
  关于赶年的来历,土家族民间流传着许多脍炙人口的传说。这些传说虽然故事有别或情节不一,但大都与土家族的历史、战争有关。其中流传最为广泛的是土家族人民为送子弟兵奔赴东南沿海抗倭前线而“赶年”的故事。相传明嘉靖年间,倭寇屡犯我东南沿海,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朝廷下令征调湘鄂士兵前往征剿,而且限期到达指定海防前线。战事紧急,军令如山,可又新年在即,无奈,老人们决定,提前过年。让孩子们过完阖家团圆的新年再启程上路,高高兴兴地奔赴前线,驱逐倭寇,安定海疆,保卫祖国的神圣领土不受侵犯。从此,便形成了过赶年的习俗。“赶年”的传说不同,过年的礼仪、程序也有别。在上述传说流行的地区,过年时,家家户户首先要在堂屋中用青布围出一个幕帐,象征当年士兵们宿营的营房。帐中置祭桌,上摆传统的年饭、腊肉、粑粑。粑粑上插饰松枝、梅花,旁边用一小竹篓盛装一大把筷子。松枝梅花表示郊野,筷子代表箭,象征当年土家族子弟出征前赶年的情景。赶年的习俗与传说,体现了土家族人民对先辈们的敬仰与怀念,同时也反映了土家族人民诚挚、持久的爱国主义情怀。

  你见过姑娘出嫁要唱出嫁歌的吗?用哭的形式来表示婚嫁喜的内容,“哭嫁”,亦称“哭出嫁”、“哭嫁囡”、“哭轿”等。是汉、土家、藏、彝、壮、撒拉等民族的传统婚姻习俗,即新娘出嫁时履行的哭唱仪式活动。其中尤以土家族的哭嫁活动最为隆重和典型。“哭嫁”不仅是土家族婚礼中必不可少的礼仪与程序,而且“哭嫁歌”已成为土家族的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
  土家族的哭嫁一般从新娘出嫁的前3天或前7天开始,也有的前半个月、一个月甚至三个月就已揭开了哭唱的序幕。不过,开始时都是断断续续进行的。可以自由地哭。亲族乡邻前来送礼看望,谁来就哭谁,作道谢之礼节。喜期的前一天晚上到第二天上轿时,哭嫁达到高潮。这段时间的哭唱必须按着传统礼仪进行,不能乱哭。总的来看,哭唱的内容主要有“哭爹娘”、“哭哥嫂”、“哭姐妹”、“哭叔伯”、“哭陪客”、“哭媒人”、“哭梳头”、“哭祖宗”、“哭上轿”等。“歌词”既有一代代流传下来的、传统的,也有新娘和“陪哭”的姐妹们即兴创作的。内容主要是感谢父母长辈的养育之恩和哥嫂弟妹们的关怀之情;泣诉少女时代欢乐生活即将逝去的悲伤和新生活来临前的迷茫与不安。也有的是倾泄对婚姻的不满,对媒人乱断终身的痛恨,等等。
  土家族非常重视哭嫁,特别是过去,新娘出嫁,一定要哭,并有“不哭不发,越哭越发”的观念与说法。甚至把哭嫁的水平作为衡量女子才能和贤良与否的标准。能出口成章,词藻华丽,唱的如泣如诉、动人心弦的,嗓子嘶哑、两眼红肿的,便会受到众人的赞赏。而若不会哭嫁的话,是会受到非议与讥笑的。因此,不少土家姑娘从小便要跟人学哭嫁,观摩或参与陪哭。行嫁前,有的还须专门请人调教。
  土家族的哭嫁,除即将出嫁的姑娘自己哭外,还有亲人及女友同伴们陪哭。而且陪哭的人也要有一定的水平和经验,要会陪哭。梵净山脚下的土家族地区,姑娘出嫁时,堂屋里还要摆上歌场,亲族中的女性都要前来“陪哭”,全寨男女老幼都要来参加伴唱、对歌。可见,这种“陪哭”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哭”,而是一种别开生面的祝福、欢送“晚会”了。

英雄辈出 土家人物

音乐才子——谭盾
  谭盾已经是世界性的音乐大师了。他的作品是世界的,也是中国民间的。他从土家族等少数民族的民间文化与音乐素材中获取的创作养料比什么都充分。对土家人来说,谭盾永远都是本土的。他曾深入土家族地区进行音乐采风,从土家族婚嫁娶丧时的吹拉弹唱中凝听那些最朴实的声音,受到土家文化的强烈振憾,其一举夺得奥斯卡音乐两项金奖(影片《卧虎藏龙》)以及目前被炒得如火如荼的《英雄》中的音乐,其主题音乐的创作灵感就出自土家族等少数民族中的民间音乐。

开国元勋——贺龙
  “土家族是中国最勇猛善战的民族”,在抗美援朝时期,曹里怀将军曾如此评价土家族的士兵。贺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元帅之一,土家人曾跟随贺龙将军坚持游击战争,建立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为共和国的诞生立下汗马功劳。土家族人民始终坚信:贺龙是土家族的英雄,是土家族的母亲生养了他的父亲,又是土家族的母亲生养了他,而他娶的妻子依然是土家族姑娘,他与土家族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体内循环的更多的,四分之三的是土家族勇敢、剽悍而又智慧的血。

世界冠军——杨霞
  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为中国队夺得第三枚金牌的举重运动员,并打破三项世界纪录的杨霞,她是个土家姑娘。从小她就有“小力士”之称,自小就能顶着烈日帮父亲挑水拉纤,邻居家砌房子,她能搬起100斤的水泥去帮忙。当体育老师的二姐夫从她良好的身体素质中发觉了她的体育天赋,征求她父母的意见,父母一口应允。从此,杨霞一步步变成了土家族土区飞出来的“金凤凰”,乡亲们称她是“土家族的骄傲”。

神奇魅力 土家工艺

  长久以来,土家族人用自己的聪明智慧在长期的生产和生活实践中,一代又一代的创造了独具特色的民族工艺美术,使其在土家族人的生活中,充满了神奇的艺术魅力……
  土家族的工艺美术包括土家织锦、挑花、刺绣、制陶、印染、雕刻、编织等多种门类。它们既为世世代代土家族人所创造,又为其所享用。从而,深深植根于土家族风俗习惯之中,默默地与土家族人的生活常在,真真切切地表现着土家族人的审美观和艺术魅力。

吊角楼
   吊脚楼为土家族传统民居,由于历代朝廷对土家族实行屯兵镇压政策,把土家人赶进了深山老林,其生存条件十分恶劣,《旧唐书》说:“土气多瘴疠,山有毒草及沙蛩腹蛇,人并楼居,登梯而上,是为干栏。”加上少田少地,上家人只好在悬崖陡坡上修吊脚楼。
  吊脚楼多为木质结构,早先土司王严禁土民差瓦,只许益杉皮、茅草,叫“只许买马,不准差瓦”。一直到清代雍正十三年“改上归流”后才兴盖瓦。一般为横排四扇三间,三柱六骑或五柱六骑,中间为堂屋,供历代祖先神龛,是家族祭祀的核心。根据地形,楼分半截吊、半边吊、双手推车两翼吊、吊钥匙头、曲尺吊、临水吊、跨峡过洞吊,富足人家雕梁画栋,檐角高翘,石级盘绕,大有空中楼阁的诗画之意境。著名土家族诗人江承栋写道:奇山秀水妙交球,酒寨歇乡美尽收。吊脚楼上枕一夜,十年做梦也风流。

雕 刻
  土家族人的雕刻工艺大多用于转角楼屋的门、窗和姑娘的木器嫁妆、新牙床上。最有特色的是三滴水带蹋板的雕花床。这种床架有三层滴檐,层层镂花雕刻,下有雕花边缘的蹋脚板,另外三面有雕花栏杆、装饰花板,嵌有镜屏。满床雕刻的图案多为“喜鹊闹梅”、“双凤朝阳”、“龙凤呈祥”、“麒麟送子”等等。
  土家族的石雕工艺建筑中的磉墩岩和丧葬中的墓碑。土家族的墓碑上一般有铭文和墓址铭。墓碑雕刻多以一组多画的方法表现一个故事,或一组人物或某些事件。其题材大致可分为四种类型:一是表现土家族历史、人物传说、神话的;二是传说孝道的;三是神话传说故事;四是宣传忠勇的故事。

挑 花
  挑花是土家族姑娘在直纹平布上,按照布纹的经纬十字交叉点用底布颜色相反的线挑成图案的一种工艺品,风格独特,情韵别致,令人赏心悦目。
  土家族姑娘挑花,一般习惯采用三种方法:第一种是选青布或蓝布做底布,配以红色或青绿色,挑成多为几何图形的图案纹样;第二种是选用白色底布挑刺黑色花样;第三重是长幅挑花。挑花图案纹样有各种各样的几何图案,还有各种花、草、虫、鸟、龙、竹、树和“龙凤呈祥”、“麒麟送子”、“狮子滚绣球”、“鲤鱼跳龙门”等传统图案。土家族的挑花工艺品主要有手帕、褡裢、门帘、帐子、帐檐、枕头、枕巾、头巾、鞋垫、桌套、围兜、围裙等等。

神州摆手第一堂
   摆手堂是土家族祭祀祖先和祈求丰年的祠宇,也是土家族进行大规模集体舞蹈的娱乐场所和竞技场所。鄂西土家族现存的摆手堂以来凤河东乡舍米湖村的摆手堂最有代表性。舍米湖摆手堂始建于清朝乾隆年间,距今200多年。摆手堂为木石结构,内有正堂三间,设神龛一座,供奉彭公爵主、向老官人、田好汉三尊神像。正前有一块能容纳数百人同时跳摆手舞的场所,四周的墙垣用青石板砌成,与正堂连为一体。正堂内无立柱,屋顶通过屋梁直接油石墙承受,上盖“人”字坯黑瓦,与一般佛寺、道观建筑截然不同,与正堂相对的正前方设一大门,略成牌坊状,门的立柱及横楣均用整块石头凿成。来凤县民委修建的摆手堂,融摆手堂和吊脚楼的建筑风格于一体,集建筑、雕刻、绘画艺术于一身,规模宏大,气势雄伟,被誉为“神州摆手第一堂”。

土家族服饰
   比较而言,土家族服饰没有苗族那样穿金戴银,更接近生活型、实用型。民国以来,土家男女一年四季都戴头巾,男人以青、蓝、白或条纹布为主,长二三米,一圈圈地缠绕在头上,包成人字路;女人则多为青丝帕或自印花头巾,丝帕薄如蝉翼,最长达七、八米,是妇女终生陪伴之物,死后必以帕缝头入葬。衣服以青、蓝、白、印花布为主,男穿对胸衣,双排七至十一扣,俗称蜈蚣扣,袖口、领口及裤管末端加花边;女人则右开襟,袖大而短,饰花边,挂银铜佩饰,俗称“满襟”,有满清道风:未出阁少女着花衣,讲究大红大绿;小孩喜戴菩萨帽,虎头帽;男鞋多为青蓝布,女人穿绣鞋:姑娘出嫁时必穿“露水衣”,上着鲜艳桃花绣衣,下着八幅罗裙,与土老司八幅罗裙有异曲同工之妙。据大文豪沈从文考证,八幅罗裙是正宗土家装。过去土家男女不穿袜,兴打绑腿,尤男子将裤简裹成人字路,配布鞋或草鞋,十分精神利索,民族专家说这是土家兵战争装束,有土司“兵农合一”传统制度的痕迹。而民间百匠,又有不同职业装,如铁匠穿长而宽的牛皮肚兜以防灼伤;猎户挂绣花子弹肚兜是实战需要;农民雨天下田披蓑衣则是农事需要。对那些“命相”不佳的小孩,还要按土老司的指点戴“百家锁”、穿百纳衣,即从一百户人家讨一百块碎布拼做成衣服穿,否则难养成人等等。故外人说:土家人穿了一身的“讲究”。

土家族的奇葩——“西兰卡普”

  “西兰卡普”是土家族民族工艺中的一朵奇葩,与蜀锦、壮锦并称为中国三大名锦。它是土家妇女借鉴鲜花,羽毛,晚霞,和彩虹的自然色谱,在古老的斜织机上精织的特有手工艺品,织工精巧,色彩绚丽有百余种图案。土家姑娘10岁就开始学织“西兰卡普”。
  西兰卡普是以深色的锦线为经线,各种色彩的粗丝、棉、毛绒线为纬线,进行手工挑织。它色彩艳丽,图案新颖,多达几百种。一般分为三种类型:一是自然景物、禽兽、家什器具、鲜花百草;二是几何图案,最常见的是“”字图,单八勾、双八勾等等。三是文字图案,如喜、福、寿等。整体效果古朴典雅,层次分明,惟妙惟肖,光彩夺目。
  土家妇女擅长纺织早见史籍。秦汉时期,人们把土家先民的织锦称为“(上宗下贝)布”,是皇室的上乘贡品。到了宋代,土家织锦工艺兴盛,广泛流向市场交易中。这时的“溪布”很大程度上继承了“(上宗下贝)布”的传统。明清时期土家人西兰卡普工艺进一步发挥,逐渐形成独特制织程序,达到较高的水平。
  今天的西兰卡普作为土家族特有的工艺品,已经从山寨,走向全国,甚至冲向世界了。1985年,土家族老艺人叶玉翠与汉族工艺美术家李昌鄂合作的五幅《开发山区》织锦壁挂,在伦敦国际博览会上展出,获得好评。打花老艺人朱么妹,熊经文织的两幅壁挂,一幅参加过加拿大的中国工艺美展,一幅参加过坦桑尼亚、赞比亚的中国工艺美展。

编织工艺
  土家族的编织工艺大致分为藤编、草编、竹编三大类。
  藤编,土家族的藤编制品主要有藤箱、藤篮、藤椅、藤盘、藤席等。
  草编,土家族的草编制品以草鞋为主。
  竹编,竹编工艺是土家族编织艺术中种类最多、工艺最精、与日常生活关系最密切的一个门类。竹编工艺在土家族人的生活、生产中,除了各种筐、箩、篓、簟、床、椅、架等大型用具外,还有牛羊嘴笼子、捞斗、壕子、筝架、斗笠、鸟笼等小型用具。
  土家族的竹编工艺的制作类型大致可分为编篾类、丝篾类、并合类三种。编篾类织品主要有筐、簸、席、箱和装饰品。土家族艺人编织篾篾质讲究,做工精细,柔韧可叠,花纹古雅,熔书法美术于一炉,集观赏实用于一体。丝篾类织品主要有花篮、背笼、饭篓和小孩摇篮。其中,背笼形式多样,小孩摇篮最具特色。并合类竹器主要有竹桌、竹椅、竹凳、躺椅、书架、竹床等,古朴大方,充满自然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