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本文已阅览次数:
 
大鹏所城古韵悠长

文/李小林 图/李志勇

背景资料
  大鹏所城位于深圳市东部大鹏镇鹏城村,始建于明洪武二十七年(公元1394年),占地面积十一万平方米,是明代为了抗击倭寇和海盗而设立的“大鹏守御千户所城”,并因此而闻名,深圳又名“鹏城”即源于此。它是伴随着明清两朝的军事移民而诞生的,在中国明清两代抗击倭寇和殖民入侵的斗争中曾起重要作用,也涌现出一批爱国英雄,其中包括赖恩爵,刘起龙将军。

  1989年,广东省人民政府将大鹏所城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5年,中共深圳市委将其确定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04年,被深圳有关当局评为“深圳八景”之首。大鹏所城是深圳目前唯一的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与大鹏所城面对面
  深圳的八月,骄阳似火。从市区辗转换车,历时近4个小时才到大鹏所城。或许是天气闷热的原因,内心有些许躁闷。而就在下车抬起头的刹那,却被百米远的巍然屹立的一座古城城门所震惑。这,就是大鹏所城了。威严的城门伟岸高耸、雄伟庄重却也风格古朴。真的很难想象,在如此靠近深圳这个喧嚣繁华、霓虹闪烁的现代都市的地方,这座古城却如此的安宁静谧,充满着质朴神秘的色彩。缓步前进,毫无雕饰却保存完好、错落有致的古老民居静静地注视着我们,抑或是宁静古朴的氛围悄悄地感染了我们的内心,心情却也沉静下来。

大鹏所城人面对面
  李小林、李志勇:《直通VIP》杂志社“世界文化遗产面对面”
          专栏小组(以下简称《直》记)
  翁松龄:大鹏所城博物馆 馆长
  赖继良:大鹏所城博物馆 主任

  《直》记:翁馆长,您好,非常高兴能够来大鹏所城作客。来这可真不容易,我们辗转换了好几趟车才到这里。从深圳的地理位置来看,这离市中心挺远的,这座所城究竟是如何被世人所发现的?
  翁松龄:欢迎你们来大鹏所城作客。大鹏所城始建于明洪武二十七年(公元1394年),从建城开始它就一直是中国南方的海防要塞。直到清未年被废弃而作为一处民居建筑群保存下来。在深圳成立不久的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深圳市博物馆开展了一次全市文物普查,大鹏所城就是在这次普查中被世人发现的。

  《直》记:当时是出于什么原因建所城的呢?又是如何建成的?
  翁松龄:明代初年,政局动荡,沿海一带倭寇和海盗活动十分猖獗。为了巩固海防、安定民心,明太祖朱元璋创立了特有的常备军制度“军事卫所制”。即在沿海一带设立各种‘千户所’,上面再设‘卫'来管理这些——千户所,卫所的官兵实行‘世袭’和‘耕种’。大鹏所城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建立的。当时朝廷派了广州左卫千户张斌督造大鹏所城,历时二年多才建成这种面积达十万平方米的城池。

  《直》记:今天,又是什么原因要保护这座所城?
  翁松龄:大鹏所城是明、清两代抵抗外侮、捍卫主权的象征。自建城后,一直担负着深港地区的海防任务,多次抵御和打击葡萄牙、倭寇和英殖民主义者的入侵,是明清两代中国南方的海防重镇,具有重要历史价值。
  大鹏所城见证了中国古代史向近代史的转折。1839年9月,大鹏所城官兵在抗击英殖民主义者入侵的 “九龙海战”中打响了抗击英殖民者入侵的第一枪,从而拉开了中国近代史的序幕。
  大鹏所城是中国保存较为完整的明清海防军事要塞。它历经600多年的风雨沧桑,其主要格局、街道及建筑都较为完整。其中以颇具规模的清代民居和独具特色的将军府第尤为突出。这些对于研究明代“卫所制度”、中国海防军事史、城镇规划建设史、明清民俗文化及岭南地区古建史都有重要的价值。
  深圳今又名‘鹏城’即源于此。因此,我们可以说大鹏所城是深圳历史的象征。在‘文化立市’口号提出的今天,如何保护好大鹏所城已成为每一个深圳人都在思考的问题。

  《直》记:成立大鹏所城博物馆是出于什么目的?建馆时,对所城有何修建工作?
  翁松龄:大鹏所城博物馆成立于一九九六年,当时的目的就是要进一步挖掘古城的历史资源,从而能更好、更科学地保护这座古城。建馆以后,我们首先以政府的名义下发了《关于严禁在大鹏所城内乱拆建的通知》。通过这一举措,我们严格控制住了对城内古建筑的随意破坏,有力地保护了古城。其次,我们在上级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对古城的东门楼、南门楼、赖府书房(怡文楼)以及刘起龙将军第等一批重要的古建筑进行了抢救性的维修。

  《直》记:目前,大鹏所城内住户情况如何?有何管理措施?
  翁松龄:目前,大鹏所城内共有1024户,其中有700多户租给外来工居住,300多户属于本地居民所有。在这300多户中只有100多户本地人居住在里面,其余的为空置或草屋。
  目前的管理为多头管理,即博物馆只是文物管理,其次还有出租屋管理、城市卫生管理、村委以及房管站等都在管理古城。目前主要的措施还是博物馆的《禁止古城内乱拆建的通知》。此外,我们还汇同公安消防等部门,对古城内的用电用气等方面采取严格的措施进行监管。

  《直》记:《直》记: 下一步,大鹏所城博物馆对大鹏所城的维护等方面还有什么更远的计划?
  翁松龄:目前,由深圳市文管办和深圳市国土局联合编制的《大鹏所城保护规划》已经通过了公示和专家论证的阶段,现正按照有关程序报批。按照这一规划,深圳市区各级政府将对大鹏所城的文物保护、旅游开发以及加强管理等都会有一个比较完整的计划和方案。同时,我们还向世界银行申请了有关保护世界文化遗产方面的基金,并得到他们的大力支持。目前,各项前期的准备和论证工作都在顺利的进行当中。

  《直》记:赖主任,您好!我们知道您是赖将军的后人,那么,您是如何看待祖上事迹的呢?
  翁松龄:作为赖将军的后人,首先我感到非常的光荣和骄傲,因为自己先祖三代人出了五个将军,而且都很爱国,为保护国家边疆,抵抗外来侵略作出过杰出贡献,这在中国史上是非常罕见的。特别是赖恩爵将军,在1839年9月4日,他率领的中国水师官兵取得了鸦片战争首战——九龙海战的胜利,这是中国近代史上反侵略战争的第一战。在这场战斗中,表现出了他不畏强暴的英勇抗战精神,沉重地打击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这不单是我们赖家的光荣,还是深圳人的光荣,甚至可以说是中国人的光荣。

  《直》记:您现在就在所城博物馆工作,对这份工作有何感受和打算?
  翁松龄:我从小就在古城长大,对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有很深厚的感情,现在能在古城博物馆工作,觉得非常高兴。一方面可以对古城的历史进一步的了解和研究,另一方面可以把我们祖先留下来的文化遗产保护起来,让世人都能看到;同时可以进一步了解赖家的历史,弘扬我们中华民族优良的爱国传统。至于日后的打算,如果没有特殊原因的话,我都会留在博物馆工作。这几年来在文物保护、文物征集、对外宣传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自己也感到有点成就感,所以以后我会继续努力工作,把古城保护好,完成这历史赋予我的使命。

将军之城
  如今,漫步于以青石板铺就而成的狭窄蜿蜒的小巷,摸着已经被岁月侵蚀得斑驳的城墙,几百年前阵阵作响的枪炮声仿佛就在耳边。这座因战争而诞生的城郭,仿佛在用六米高的城墙和林立的将军府向世人讲述它曾经是军事要塞的事实。
  大鹏所城东西南三座古城城门雄伟庄重,都是由麻石、青石砖砌成的高高城墙。历经600百年沧桑,期间也曾受倭寇之害,抵御过葡萄牙人的侵扰,时而处在鸦片战争的最前哨,时而被日本军人的魔爪控制。随着第二次鸦片战争失利后的割地条约,大鹏失去了大部分海防辖地,军事地位顿减,日益凋敝。古城因为军事而兴,又因此转衰。但是明清时期的民居现今依然保存完好。
  所城里数座建筑宏伟、独具特色的清代“将军第”,其中以抗英名将赖恩爵的振威将军第最为壮观。这也是古鹏城内保存得最完好的一座古建筑,它建于清道光二十四年,整个将军第为清中叶府第式建筑群,以丈许高的厚墙围着,占地2500平方米,两座宅院全为三座三进三间,正厅中座三厅二天井,各座之间长廊相通。石柱为基、红砖为地、青砖为墙、木梁为架构成了整个建筑的独特风格。将军第四周以一丈有余的高墙围住,门首横额乃道光皇帝亲笔题字“振威将军第”,上置竖匾“御旨戴花翎”,规模宏伟,气势非凡。置身其中,环顾四周,昔日庄严肃穆的气氛似乎仍环绕着我们,不由令人联想起它那威震八方的主人——赖恩爵将军。他是赖氏三代五将之一,是著名抗英人物林则徐的麾下猛将。1839年,赖恩爵率中国水师打响了鸦片战争的第一枪——九龙海战,并大获全胜。道光二十三年(即1843年),他升任广东虎门提督,御赐红顶花翎,正一品。九龙海战打响了鸦片战争的第一枪,标志着中国由古代史进入了现代史。1839年,英军出兵占领了九龙城,随后,清政府被迫裁撤大部分海防设施,割让香港。十年后的1849年,赖恩爵郁郁而终,晋封为振威将军。

  除六七处的赖家将军府第及书房外,城内另有刘、李等姓的将军府,小城出了如此多的将军,据说在旧时春节前回家省亲的将军甚至会互相攀比排场,地方官为保乌纱,要求居民家家张灯结彩,摆台烧香,这可害苦了百姓。为避免打扰居民,道光年间的福建水师提督刘起龙常常晚上摸夜回家,落得“摸夜将军”的美名。

所城生活一览
  沿小巷游览,有老人在古屋里用大鹏话唱着儿歌,来回走动着哄小孩睡午觉;有妇人在天井旁打水洗衣,嬉笑怒骂;有小孩在家门口来回追赶;城内也到处挂满了晾晒的衣服,表明至今古居里仍然人丁兴旺。
  在大鹏城中,我们首先接触到的是当地人那种独特的方言。由于大规模移民的原因,来自天南地北的官兵们突然聚集到这个巨大的军事堡垒中,内部交流必须使用一种当时的普通话,久而久之,这种普通话逐渐定型,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军营专用的语言系统,又历经几百年的变化,形成了今天的“大鹏话”。
  但古屋里的住户已悄然改变,古城内原先的1/3多居民移居海外,迁居香港、加拿大、美国,即便留在当地的古城后人也大多迁至城外,仅留下了少许不愿迁走的当地老人。如今,所城内大多数古居成了出租屋,居住者多是在附近工厂的打工者,他们操着四川、湖北、广西等地口音在此安居乐业。原先是当地妇女标志性的服饰——大鹏凉帽,如今也很少见到。

采访后记
  从大鹏所城城门出来时,外面已是一片夕阳,遥望对面马路飞驰而来的轿车,再回头与我们一一招手的古城老人依依惜别,内心有些许留恋;又抑或是沉浸在对抗战历史的回味之中,我和摄影记者李志勇彼此无言。回味那些古色古香的院落,青石板铺就的小巷,数座独具特色的“将军第”,我们被抗战将士们的事迹所感动,被他们的智勇所折服。而底蕴深厚,古迹积聚的大鹏所城,又无疑不是我们了解历史、领略明清古风的好地方。